上海家化進入艱難爬坡期 扣非凈利潤下降16.91%

時間:2020年02月21日信息來源:斑馬消費 【字體:


    2019年,上海家化營業收入、凈利潤分別增長6.43%、3.09%,但扣非凈利潤卻下降了16.91%。

    公司業績整體企穩、業務盈利能力下滑,標志著張東方執掌3年的上海家化渡過恢復期,正式進入艱難的爬坡期。

    這家曾經中國市場最賺錢的日化巨頭,在2012年平安入主后,上演了一系列的清洗、舉報內斗大戲,以2016年凈利潤下降九成、高管3年一換人告一段落。

    2016年末,維達國際前執董兼CEO張東方接任公司董事長、總經理,著手調整業務,實際控制人平安左手要約收購增強控制權,右手向上市公司注入優質資產,公司業績逐漸穩定,但離公司往日的輝煌,還很遠。

    內憂暫解,外患難平。國際巨頭全面入局,國內中小品牌借渠道創新突破,日化市場白熱化競爭愈演愈烈,靠平民產品六神一枝獨秀,上海家化能否追回錯失的這幾年。

    扣非凈利潤下降16.91%

    2月20日,上海家化(600315.SH)披露2019年報,公司營業收入75.97億元,同比增長6.43%,歸母凈利潤5.57億元,同比增長3.09%。

    張東方掌舵3年來,公司業績已連續實現正向增長,盡管2019年的增速已經大幅下滑。

    需特別注意的是,2019年公司扣非凈利潤3.80億元,同比下降了16.91%。非經常性損益中的絕大部分,是公司旗下生物醫藥公司動遷而確認的資產處置收益。

    另外,公司2019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7.49億元,較2018年下降了16.31%。

    上海家化盈利能力下滑的主要原因是,公司毛利率下降,費用率上升。

    2019年,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61.87%,較2018年下降0.95個百分點;其中,占公司營收六成以上的個人護理板塊,毛利率下降1.08個百分點。

    同期,銷售費用32.04億元,同比增長10.43%,管理費用9.42億元,同比增長6.62%,研發費用1.73億元,同比增長15.60%,均高于營業收入增速。

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公司近年相當一部分業績來自收購而來的Cayman A2, Ltd.公司。

    2017年底,上海家化以近20億元的代價,從大股東家化集團手中收購英國Cayman A2, Ltd.公司,該公司擁有著名嬰幼兒產品品牌Tommee Tippee。

    2019年,Cayman A2, Ltd.公司營業收入17.03億元,同比增長4.28%,實現凈利潤8611.87萬元,同比增長14.40%,實現扣非凈利潤8379.45萬元,大幅超過其業績承諾。

    如果不是該公司的注入,公司近年的恢復情況可能更加不容樂觀。

    張東方的新挑戰

    上海家化曾長期是中國日化行業最賺錢的公司之一,1999年改制、2001年上市,包含美容護膚、個人護理和家居護理三大業務,旗下品牌包括六神、佰草集、高夫、美加凈、啟初、家安、玉澤、雙妹、湯美星等。

    2010年-2015年,公司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18.44%、20.52%、22.66%、26.01%、23.60%、38.58%。

    2012年,平安取代上海國資成為上海家化的實際控制人。隨后,公司管理層遭遇“清洗”,就像之后在平安收購汽車之家等公司后發生的一樣。執掌上海家化長達28年的前董事長葛文耀、總經理王茁、研發靈魂人物李慧良等一眾董監高先后離職。

    繼任者謝文堅,前一個職務是強生醫療中國區總裁,醫療器械圈中人。正是他,把上海家化的一手好牌打爛,干了3年就離職。

    2016年底,平安請來維達國際(03331.HK)前執行董事兼首席執行官張東方,出任上海家化董事長、首席執行官、總經理。

    張東方接手的時候,公司可謂“滿目瘡痍”。2016年,公司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下滑了8.98%和90.23%,業績回到十年前;謝文堅主導將公司旗下的現金奶牛天江藥業賣給中國中藥(00570.HK),飲鴆止渴;公司代理的花王業務在2016年到期,不再續約;持續的內斗對公司經營和品牌美譽度損傷巨大……

    在平安繼續掏出真金白銀斥資數十億元增持的力挺下,張東方多措并舉,意圖提振業績。在品牌方面“高聚焦”、“強溝通”、“樹形象”、“重招新”,加大研發投入,發力電商、在渠道上全面覆蓋,等等。

    就目前來看,公司業績企穩,雖然較2016年之前的業績含金量低了很多。2017年-2019年,公司凈資產收益率分別為7.25%、9.29%、8.86%。

    進入爬坡期,張東方的挑戰仍然不小。如何彌補錯過的這幾年,從珀萊雅(603605.SH)等競爭者手中奪回行業C位,成為當務之急。

    除了業績過于依賴六神這個單一品牌,公司在生產和渠道上也暴露出諸多問題。

    上海家化的產能利用率較低,存貨規模卻日漸增長。

    公司絕大部分生產線在中國,產能利用率低至40%,少量生產線在海外,產能利用率接近70%,整體產能利用率連年下滑。

    在此背景下,公司2016年底、2017年底、2018年底的存貨余額分別為7.50億元、8.75億元、9.25億元。

    近幾年線下渠道困頓,公司積極發力線上渠道。2019年,公司營業收入中線下板塊占三分之二,同比增長-2.62%,線上板塊占三分之一,增長了30.01%。但是,線上銷售發力不僅沒能提高盈利能力,反而大大攤薄了公司的利潤。
(作者:陳碧婷 )
文章熱詞:

上一篇:老八股現狀調查 逾六成主業變更

下一篇:沒有了

陕西金叶股票